别闹,薄先生!最新章节-第1209章 我有拍照片-笔趣阁 - 鸿运国际官网登录

鸿运国际官网登录

 笔趣阁 ,最快更新别闹,薄先生!最新章节!
    
     “就是……嗯……我有拍照片哦!”
    
     楼若伊眼睛冒星星,“哪里哪里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这里!”
    
     正在朝厨房走的桑榆停下脚步,转头看了一眼晚晚手里的手机,还有刚刚从外面前后进来的薄景川,沈繁星和许清知。笔趣阁 www.daguijiashi.cc
    
     桑榆的双腿突然软了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 晚晚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她说她刚刚为什么一直吵着要拿她的手机!
    
     原来是……想要昭告天下吗?
    
     “哇……漂亮!”
    
     这个时候楼若伊已经看到了手机上的照片,晚晚各种姿势,各种可爱表情,背景统一是薄景行和桑榆两个相拥而眠的照片。
    
     睡的晚,起得迟!
    
     这完全可以理解的嘛!
    
     许清知和沈繁星也凑过去看了看,视线又朝着还没进厨房的两个人看了看。
    
     两脸姨妈笑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……”桑榆羞得恨不得直接原地消失!
    
     她养孩子就是让她来坑自己的吗?
    
     尴尬地朝着沈繁星和许清知笑了一下,直接转头快步走进了餐厅。
    
     -
    
     吃了早餐,差不多中午了,楼若伊干脆不放人了!
    
     “女人们都来玩麻将!男人们……斗地主好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 这分工,安排的刚刚好。
    
     然而男人们并没有依言斗地主,纷纷陪在各自老婆旁边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个个粘老婆粘的贼紧。
    
     剩下许清知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,拍了拍桌子。m.daguijiashi.cc
    
     “怎么着,六打一啊你们!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看着她,笑了笑,“你……什么时候学会玩牌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手机游戏啊!”许清知的回答丝毫没有犹豫,之后眸子一转,看着沈繁星坏笑了两声,“对啊,你是不是没玩儿过?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点头,“是没玩儿过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她哪有时间玩儿这个?
    
     许清知眯着眼睛笑了笑,“没事儿,这好学!玩两把差不多就会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看着她,勾了勾唇,“我们两个赌点儿什么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许清知点头,一点不在怕的,“我输了,我儿子真跟你姓沈!你输了……当我下一任老公好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点点头,“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薄景川坐在旁边,瞬间黑了脸!
    
     这两个赌约,不是给人当爹,就是给别人当老公,置他于何地?
    
     薄景行在旁边看着自家老哥的脸色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来来来,嫂子加油啊,争取成功给她老公戴顶绿帽子!”
    
     薄景川的视线冷飕飕地朝着他扫了过去。
    
     薄景行干咳了一声,收回视线,“打筛子,打筛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第一把开始,薄景川看着沈繁星连怎么整牌都不知道,直接上手帮她整到了一起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你也会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看他,一脸的惊讶和……崇拜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以前看过妈玩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楼若伊抿唇,“什么以前?你也就二十多年以前看过玩儿几次!什么叫耳濡目染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后来几年,她一心只想拐着自家老公跑,他去哪儿耳濡目染?
    
     “足够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如果连这种东西他都要花时间去学,那么也就不算是大众娱乐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一把牌,沈繁星打的一塌糊涂。
    
     手里的牌被薄景川整到一起,都被她抽的乱七八糟!
    
     许清知坐在她下手,吃,碰,杠,都出自她的手,最后还给她点了一个屁胡。
    
     薄景川沈着脸坐在旁边,输了给人家当老公,赢了给别人当爹,输赢他都不喜欢。
    
     冷飕飕地朝着许清知看了一眼,结了婚还不安分!
    
     多半是欠收拾!
    
     等到第二把的时候,沈繁星依旧把牌打的乱七八糟,甚至明明已经听了的牌,都被她打的稀巴烂!
    
     明明自己要“条”,却把它们都抽出来喂给了许清知。
    
     以至于把许清知喂成了清一色一条龙!
    
     “喂!繁星!你别不是故意的吧!?再打下去,人家清一色一条龙了!”楼若伊没忍住开了口,再打下去,这一把牌许清知得赢个大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是啊,嫂子……你喂得也……太狠了!好像专门挑着牌喂……”桑榆也忍不住吐槽,还跟故意的差不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一脸的懵懂,“是吗?我不大会,先试试水……原来她这样是属于清一色一条龙啊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真是……我看你今天真得成了清知的丈夫备胎。”楼若伊不开心,羡慕嫉妒恨许清知的清一色一条龙。
    
     许清知则开心地笑了笑,“繁星是新手,理解一下嘛!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仍旧在打“条”,没打一张牌,桑榆和楼若伊心头就紧一下。
    
     生怕她给许清知点了炮!
    
     可是接下来,每一张“条”,许清知都没动静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不过楼若伊还是担惊受怕,拍着胸脯冲着沈繁星道:
    
     “你这牌打的真吓人!能不能别打‘条’了,都说了清知清一色一条龙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有些无奈,“可我要那些没用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宁愿不听牌,也不能给人家放炮啊!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哦。”沈繁星点点头。
    
     薄景川对沈繁星的胡拍乱打完全没辙。
    
     妈刚刚说的对,他坐在旁边,亲眼看到她把手里已经排好的‘条’都打了出去,仿佛就是料准了许清知会要一样。
    
     可到了最后,他的眼中便升起了几分兴味。
    
     论到腹黑,谁能比得上这个小女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是给了别人希望,却又暗搓搓地掐灭了别人的希望之光。
    
     手里四张五条。
    
     许清知去哪里胡那个所谓的“清一色一条龙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第一把给许清知吃,碰,胡,差不多让她摸透了这麻将的基础套路。
    
     这第二把,牌型估计也摸索的差不多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今她这是料准了许清知要的就是她手中的五条,所以才肆无忌惮地打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今她的手里,全部都是一些“风牌”,加上她那四张五条,清一色不算,无字,这一局,牌面最大的不是许清知,而是她沈繁星。
    
     如今在这里装懵懂,不是腹黑是什么?
    
     一直到她摸到最后一张牌,听牌之后。
    
     然后将那四张五条扣在了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  笑道:“我自己摸了一个杠,是不是可以再在那里拿一张牌?”
    
     她指了指对面桑榆面前的牌头。
    
     牌头照规矩是掀开的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张红色的“中”字。
    
     楼若伊瞥了一眼那张牌,见是张“风”,撇了撇嘴,“拿呗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沈繁星笑了笑,伸手将那只“中”字拿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   然后转头朝着一旁的薄景川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是不是胡了?”

章节目录